“企业积蓄用地沦为个别利益团体渔利的工具!”这样鲜活的个案,在龙岗区横岗街道大康社区便有这么一出。

  大康阿波罗农场环境不良。

   政府存储用地沦为个别好处团体渔利的工具! 这样鲜活的个案,在龙岗区横岗街道大康社区就有这么一出。

   接到报料,记者前往横岗大康阿波罗农场访问时发表达,在这片18万余平方米的生态用地上,曾经挤着数十家非法生猪养殖户。据横岗执法队推选,仅今年2月,该执法队就从那里收拾31户非法生猪养殖户共计2500头存栏生猪,但至今仍有几个 钉子户 生猪养殖户和菜农拒绝搬出。其中一家生猪养殖户向记者透露,回绝搬出,是由于他们已向 老板 缴清了今年的土地租用费。

   耐人寻味的是,从这片企业积蓄地上 衍生 出的 土地租用费 ,到底流向何处?这些 钉子户 背后撑有着什么样的 大树 ?

   山坳深处

   无证养猪场空气恶浊污水横流

   坐落在横岗街道大康社区的阿波罗农场,此前已被规划为生态用地。2011年11月,市、区两级国土管理积蓄中心委托龙岗区投资治理公司负责管理这一地块,这里遂被开辟为龙岗区域内拆迁项目苗木花卉的临时种植场。但截至现在,该农场内仍有外来人员盘踞在那里,搭建临时建筑养猪、种菜,虽经多次告诉劝离,但成就甚微。

   上周三正午时分,记者来到大康阿波罗农场时,起首看到一个裸着上身的老汉正在挥镐翻土。这位老人家对让其搬迁的事,极度愤怒,还拿出身份证给记者看。年届7旬的张老汉来源苏北,他说他已在此种菜近十个年头了,他原本负责为信义公司看护苗木,但从没有拿过信义公司的工资,在义务看护苗木的同时,他以种菜卖钱为生。他指着离菜地两三百米远处的一堆建筑垃圾说,前段时间,韩国女团KARA拟灌入新成员惹粉丝不满!他搭建的窝棚被执法队拆除去,但他仍支撑种菜不隔离。

   菜地后面的山坳里,是另外番场景:恶浊熏臭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作呕;地面上则淌着浊臭的污水,污水从一片杂七乱八的乱搭建中流出。记者刚一走近,守在乱搭建旁的土狗连声乱吠,从屋里走出三个人来。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广西南宁,来这里养猪已有几年时刻,今年他们也已向大康村的廖老板缴清了数千元的土地租用费,他们不会走,延续要等到生猪全部培养并出售后才隔离。

   谁在收租

   当事人及有关部门含糊其辞

   记者最先与大康村收取土地租用费的廖老板得到拉拢,廖某听说是记者,非常是慌张,对收费的事矢口否认,匆忙挂断了电话。

   立即记者拨通了横岗街道农林水办廖主任的电话。廖主任称:使用土地要填补付费的嘛。记者问他:要补给谁呢?是补给集体呢,还是那个独自收费的廖某呢?廖主任又称:到底补偿给谁,他不懂得,这要问转地办承担人孙某。记者向其盘问转地办的拉拢方式,廖称:他没随身带电话本。

   就政府积蓄生态用地长远被非法生猪养殖户和菜地分割盘踞的问题,记者拨通了横岗街道执法队负责人钟玉鹏的电话。钟玉鹏说:阿波罗农场土地被菜农和养猪户分割盘踞的情况,也不算太严重。上个月,他就亲自带队到现场整理调理了3次,执法队先后调整了四五次,特殊是2月20日,执法队会同梧桐派出所、街道应急分队、区国土治理储备中心等9个部门联手,对阿波罗农场整理调理,拆棚迁菜。仅这个月,执法队就从阿波罗农场清出31户养殖户共计2500头生猪。

   钟玉鹏认为,出于非法生猪养殖户的违法花费低,死灰复燃的迹象难以杜绝。另外,横岗街道执法队仅有42人,还有许多其他工作要做,人手紧,执法伎俩有限,清理调整阿波罗农场,需求合力,及其是外力。记者就大康村民廖某公然向生猪养殖户收取花费的事向他求证,他称并不知情。

   北京特区报记者 王奋强 文/图